白苞蒿财经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押注美国国债才是真投机【CICEE】

2022年11月24日 白苞蒿财经网

押注美国国债才是真投机

押注美国国债才是真投机押注美国国债才是真投机2019年8月16日 星期五 14:42在过去,美国国债市场是一个平静而可靠的市场,而美国股市则是一个情绪极易激动的市场。不过现在的情况不同了。如果你想要押注价格的大幅波动,美国国债现在也是一个不错的投资选择,而尽管股市未必是一个平静的投资场所,但其波动幅度也并没有超出正常水平。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恐慌情绪。全球对期限最长国债的需求再度升温,3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周四首次跌至2%下方的历史最低水平。在过去三个月内,30年期美国国债价格的飙升已带来超过20%的回报,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这种情况只在2008年末的金融危机和2011年美国信用评级遭下调外加欧债危机期间发生过。

超长期国债的超低收益率随处可见∶30年期德国债券收益率为-0.22%,4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为0.19%,50年期英国国债收益率为0.94%,100年期奥地利国债收益率仅报1.1%。所有这些国债的收益率均低于通胀水平。

这种收益率水平不能仅从债券期限的长短来解释。要说得通,投资者必须认定未来几十年全球各地利率极低且不发生通胀,同时认定政府不会以举债和支出进行回应。这两种情况或可并存一阵子,但若要认为两者可以长期并存而又不发生政治动荡(以奥地利为例,这一假定的时限要拉长到2117年),就是否认历史。

就目前而言,这些债券是大赢家,在海外尤为如此。海外市场上,较低的收益率和较长的期限令价格波动加剧。100年期奥地利国债自两年前发行以来价格已上涨一倍还多,过去三个月里大涨50%。

自危机以来,与股票相比,长期债券的大幅波动次数并不少,这打破了始于1980年代中期的股票波动性大于长期债券波动性的规律。无论是在五年间还是十年间,30年期美国国债三个月累计涨幅或跌幅大于15%的次数与美股三个月累计涨幅或跌幅大于15%的次数相当(假设票息和股息被用于再投资)。

部分原因在于,随著收益率下降,同样幅度的收益率变动会带来债券价格的更大波动,这一概念在业内被称为久期。现在投资债券比过去风险更大。

然而,近期长期债券价格上涨和收益率下降的幅度也体现出恐慌意味。人们目前购买债券的原因包括∶围绕全球经济疲软的担忧重燃;美中贸易战加剧;人们越来越相信新的冷战即将来临;央行提振通胀的努力失败。印度、香港和英国的政治问题也促使人们寻求避险资产。

这种幅度的波动通常只在预期结果会很糟糕时才会出现,比如∶2011年美国可能出现违约和欧元可能崩盘时,以及2008年许多大型银行倒闭时。投资者可能在债券上赔钱,但股市的跌幅会大得多。

当时,随著央行介入,投资者的担忧最终得到平息,长期债券遭遇了可怕的抛售。这一次,投资者想象中的未来图景大多没有那麽糟糕,他们担忧的只是一次衰退,而非金融或货币的彻底崩溃,但央行提供支持的能力似乎受限。降息空间已较通常经济下滑时期大大收窄,同时考虑到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中国的敌意以及围绕欧洲降息的反对声音,全球协调行动似乎不太可能。

在笔者看来,这些恐慌似乎过头了。这并非因为笔者认为全球经济形势一片大好,或者央行拥有更多支持性工具。事实上央行手中的确还有更多工具,但剩馀的政策选项在政治上争议很大,除非情况真的变得特别糟糕,否则不太可能动用这些工具。笔者的担忧是,这些波动出现得过快,一旦出现利好消息,哪怕只是一星半点,市场也可能以同样快的速度向相反的方向发展。投资者正押注所有那些一直以来让他们感到害怕的事情,但即便是坏结果中间通常也会伴随著缓和期。

香港研究机构Gavekal创始人兼董事长Charles Gave指出了另一个恐慌信号∶黄金和长期债券同时表现得非常好,而非呈现相反走势。他认为,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这两种资产仅在全球金融危机、欧债危机以及2016年初市场对中国和油价感到恐慌的混乱时期表现得格外出色。

当然,不能仅仅因为之前的恐慌被证明是杞人忧天,就意味著这次恐慌一定是误判,或者这次恐慌不会在最终恢复平静前进一步加剧。正如在股票或房地产泡沫期,资产价格上涨会因为预期其他人会以更高价格买入远远超出理性水平,这种恐慌会推高债券价格,同时压低收益率,其程度可能远远超出看似合理的水平。

如果情况继续恶化,购买长期债券可能会是盈利机会。但在如此离谱的高价和低收益率水平购买债券已经不能确保投资安全。这是投机。

上海整包装修

广州房间装修

上海美式装修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